走進宋朝的時光——讀《一剪宋朝的時光》

2019-08-27 10:31:11 來源: 大武夷新聞網 作者:□王小慧

白落梅,文如其名。游走在她筆下的《一剪宋朝的時光》,感受那些文藝、復古、唯美,又有點青春的淡淡輕愁,不禁撩撥起那些對宋詞經年的相思,忍不住要赴一場宋朝的梨花雨。

人世間的悲歡離合、愛恨情仇,從來都是相似的,幾許的柔情,就有幾許的心傷,與歲月的長久無關,也無關朝代的興亡更替。那些站在紙上的文字,仿佛是一杯杯斟滿的美酒,仿佛是香氣醉人的好茶,亦或一朵朵花香流溢的茉莉。不論是酒、是茶、或是花,都在千百年的風雨之中滋養著天地間的蕓蕓眾生。

一首《月滿西樓》曾被無數個女子輕唱,只是不知道誰能唱出李清照想要的相思滋味。而在白落梅的筆下,“一種相思,兩處閑愁”又有一番不同的滋味,而李清照的人生也在娓娓道來中。她出身名門世家,是一位多才多藝的大家閨秀,在天真無邪的少女時代,寫下無數輕巧靈動的詞,《如夢令》便是代表。韶華之齡,嫁給情同意合的趙明誠,夫妻小別,寫下諸多相思的詞句,“莫道不消魂,簾卷西風,人比黃花瘦”、“才下眉頭,卻上心頭”。再到晚年的凄慘,流徙漂泊,在白落梅的文字里,也能窺探一二。

在《沈園,那場傷感的相逢》篇章中,我們看到陸游和唐婉這對被命運捉弄、最終各赴宿命的夫妻。在沈園的相逢是喜亦是悲,喜的是經過輾轉的流年還能相遇,千古絕唱《釵頭鳳》道盡萬般心緒;悲的是,《釵頭鳳》自此刻進了唐婉的心里,竟令她香消玉殞。唐婉用她所有的思念、遺憾,以及血淚填成的《釵頭鳳·世情薄》:“世情薄,人情惡,雨送黃昏花易落;曉風干,淚痕殘,欲箋心事,獨語斜闌。難,難,難!”是的,在愛情的世界里,“不要問值不值得,多少人為愛負累一生,終落得,慘淡收場?!?/p>

白落梅更是從《臨江仙》《定風波》《蝶戀花》等蘇軾的作品中,解讀蘇軾多方面的文學藝術。而透過一曲《蝶戀花》,我們又得以見到蘇軾生命中相連的三個女子。從結發之妻的王弗到相伴二十五年后撒手人寰的王閏之,還有侍妾王朝云,雖然王朝云小他26歲,在他困頓之時,唯有朝云一直相陪。這位絕代紅顏,彈唱最多的就是這首《蝶戀花》??擅棵砍健爸ι狭d吹又少”時,都會不勝傷悲,哽咽得唱不出“天涯何處無芳草?!币苍S真的是宿命,朝云竟也先蘇軾而去,此后,蘇軾再也不聽此詞。

在《一剪宋朝的時光》里,還有很多宋朝的故事,在白落梅的筆下,或是美艷絕倫,或是凄美婉轉,總讓人忍不住讀下去。在我看來,找一處閑暇的時光,看一首首精彩的詞作,讀一篇篇白落梅的深情文字,便是一種享受!

[責任編輯:姚心妮]
欢聚麻将上下分客服 股市在线网 山西快乐10分前三走势图 我查云南十一选五开 一分赛车7码杀号技巧 凯恩斯供给曲线 单和双码数字 内蒙古11选5推荐号码 山东股票配资x贝得来 股票大盘指数走势图 贵州11选五近500期开奖结果